To the Moon Part 1

当结束整个游戏以后再来玩开始部分,我难得的感到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也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故事把控能力和伏笔的能力。 这一个小部分由Neil和Eva医治John开始。John是一名垂死的老人,而他的临终的心愿是“去月球”。Neil和Eva所在的公司可以改变人一生的记忆从而来实现人们的愿望。这一小段给人的感觉很扑朔迷离的。从两人到一个悬崖边的房子,房子主人已经失去了意识,房间、灯塔的探索,再到进入John老年的记忆,作者将很多的线索都抛了出来,也引出了人物之间的关系:纸兔子、鸭嘴兽、腌制的橄榄、River、《For River》......不得不说我在第一次玩的时候根本无法想象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关系,特别是那些令人毛骨悚然你的纸兔子!在我第一次在地下室见到它们的时候,那个音乐惊悚得我整个人差点以为这个是恐怖游戏。所以感觉作者在故意将我们的思维引导向一段不美好的回忆。整个第一节的氛围是不高昂的,甚至是萦绕着一种悲剧氛围。John想去月球,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很爱River但是从来不明白为什么River会选择为了灯塔和房子牺牲自己;他也从来不明白那些奇妙的纸兔子和鸭嘴兽的故事。所以他似乎就在不算明白的人生之中度过一生,我个人为John感到悲哀,也为这样一段爱情、亲情的关系感到迷茫。 但是当我二周目的时候才发现这一章铺下了几乎所有的伏笔,而后续一节一节谜底揭晓的时候才有一种恍然大悟而又潸然泪下的感觉。 第一次玩的时候甚至没有注意到有这样一个分慕的一帧,现在感觉仿佛就像在看话剧表演,幕布揭开演员们上场,在4个小时的表演中带我么走进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而巧合的是,作者仿佛也有让我们重新玩第一幕的想法,因此第三幕和第一幕的台词是连着的。而第一次玩第一幕的时候完全不会有任何意识和推测这句话会是谁说的,会有什么样的背景。所以有时候二周目也很好玩(笑)。 “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但是......我一直以为,它们是灯塔” “它们让那光芒照耀着其他灯塔,也照耀着我”   纸兔子 纸兔子大概是我前期的“噩梦”之一,感觉它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你,暗示着你这很重要,但是却没有任何线索。所以我们就和John一样,被满屋子的纸兔子和那只特别的纸兔子耍的团团转。因此当River质问John它们是什么的时候,我很希望能从John得知点什么,让这些兔子不再那么恐怖,但是失败了。 但是这一切的开端却又是那么的浪漫,深蓝的天空和星座是兔子的耳朵,头和四肢;圆圆的月亮是它的肚皮。谁又能想到这会是一段美好而悲伤故事的开始呢? River River在这一章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病入膏肓的阶段了,然而她拒绝接受治疗并且要让John建好房子,陪着Anya(灯塔)。——她或许是疯了,这大概是很多人的想法,哪怕就是John本人也说 “也许我永远都无法理解,但我还是满足了你的心愿。” 可以说这是毫无保留的爱了。John的不理解可以说是他后期的精神折磨,但是为了River他依然坚持了下来。只要是能让你幸福,哪怕是失去你,我都要去达成这个愿望。John的后期生活,正如他本人透露为了自己的部分少,为了River多。哪怕是唯一一次“自私”都是想要救下River而非自己。所以这份痴情和执着不禁让我再次泪目。但其实River的固执是为了她自己无法说出口的愿望,也是为了John。因为在River心中灯塔就是天上的星星,就是儿时许下的诺言,就是她对John的爱,就是她自己的写照。River就如同灯塔一般闪耀,但是她和别人隔得太远以至于大家都“听不到”她,都无法理解她。当John,或许是第一个和她搭话的人出现时,这座灯塔才有了另外一个伙伴。River一直想以灯塔的方式来纪念他们的一生,也想或者是奢望John能够回忆起来那年星空下的诺言。或者说哪怕是自己不在了,这座代表着自己的灯塔也能够长久的陪伴着John。这种任性而又温柔的爱却在最后也没有被察觉...... “我希望她不再孤独”,希望自己不再孤独,希望你不会孤独 Everything's Alright 八音盒这个线索可能是最容易被遗忘的,但是没想到它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所以再一次希望大家能够重新开启二周目。这首曲子就是最后结尾改变现有记忆的时候出现的,可以说是本篇唯一一次出现了人声的部分。 “When you're with me, then everything's alright”当你在我身边,一切将会安好 女声的声音配上回忆的场景,我想在当时让很多人泪点崩塌。但我没想到这个线索会在这么早就出现然后被人遗忘,再重现,再到感动。当时的John因为资金不足听到这首曲子时嘲笑、无助的说怎么可能一切安好。但我想在当时一切安好就是陪在River身边或者是回忆起过往的一切。想要的一切安好不是生命,不是房子和灯塔只是你,陪在我身边。 去月球 当时在2、3part说我记不得去月球这个愿望是River的还是John的了。到这里终于明白这是John本人的愿望,但是他本人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伏笔的影响就很深了。这个冥冥之中的愿望伴随了他一身,虽然说现实生活中他已经不需要这个愿望了。另一方面,哪怕是记忆被影响过,儿时的诺言和美好的回忆也会一直陪伴着他。John临死都不曾想到去月球的愿望是他和River一起的约定。 “那如果你忘记了呢,或者是走丢了呢” “那么我们总会在月亮上相遇的,傻瓜!” 或许那个时候爱情和悲剧的种子就已经埋下,去月球这样一个浪漫而又遥不可及的愿望会有谁当真?但是John和River做到了。一个困惑了一生陪在了爱的人身旁;一个缄默了一生只为了奢求唤醒那一次小小的诺言。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但也一直都没能真正的心意相通。所以这也或许是为什么当这个爱情悲剧被改写为happy ending的时候我们会哭的那么惨。如此相爱的两人就让他们在梦中再次团聚吧。 音乐——《For River》& 《To the Moon》 同样的主旋律,完全不一样的情感,这大概就是遗憾和美满的代名词了。 For River旋律虽然轻柔,但却显得个更加悲伤。特别是中间的一段,仿佛是John在恳求在期盼这River能够病情好转,能够明白自己。但接下来却又好像自己放弃了一般,冥冥之中他已经知道这是不可能挽回的解决了。所以这一首是献给River的,希望我能够达成你愿望,也希望你在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能够美满,希望我们还能再次相遇,相爱,相伴。 To the Moon 在旋律之外更加的活泼和舒畅,左手的和弦更加丰富,重音给人一种仿佛苦尽甘来的旋律。因为在梦的世界里他们俩达成的美梦和愿望,他们的心灵终于不再相隔遥远。他们也终于可以一起登上月球。这是两个人的乐章,作为结尾的曲子在平复这一切之后,再让我们静静的回忆这一次去月球的旅程吧...... 人物 River和John。一直觉得John很爱River,后来又发现River是那么的执着于John;再到后来哪怕是世间万物,哪怕是平行的宇宙也不能将他们分离。他们就是星星,即使相隔甚远也能照耀彼此。愿月球能够一直指引着你们直到生命的尽头。 剧情 正如前面的呼应分析一样,这是一个回环往复的故事,一切故事的开头是一切故事的结尾,而一切结尾又将呼应着开头。作者在线索和故事推进的节奏上确实令人惊叹,我也是第一次开启二周目以后发现还有这样重玩的乐趣和感动。让我们在月球相见! Finding Paradise 今年就出,希望能够再次惊叹于这样的故事和回忆

To the Moon Part 4

或许这只是一个美好的小说结局,而非真正的“神作” 隔了如此久才决心动笔写这最后一个部分,希望能够从杂念里面还有对剧情的纠结中脱离出来,再来说说这部分内容(主要指剧情)是否能够将整个游戏提升到“神作”的范畴里面。我本人偏见很多,甚至再同学和时间的影响下产生了偏差,但希望这一部分能够客观的说说我的所见所想。 剧情: 最后一个部分在令人紧张的氛围下开始——由尸体气息引导的记忆——Joey,真正的Joey,John的孪生兄弟被他自己的妈妈撞死了。因此儿童时期的John才会服下抑制记忆的药物。而接下来我们才发现是Joey喜欢腌制的橄榄,喜欢读书,一切都优于John;而妈妈在巨大的悲痛,并且没有服用药物的情况下下才一直将John当成oey。“讽刺”的是John就这样在被一直当成Joey的活了一生,而他后来喜欢的竟然也是腌制的橄榄和读书。不知道是否是潜意识的影响,但这次冲击确实改变了他的人生,也包括后来他和River的关系。 时间向前回溯我们才知道妈妈一直偏爱着Joey,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John才会在过节的时候一个人跑向悬崖边,独自看星星。而这时候我们的女主River在顺叙时间线上第一次出现了,依然是显眼的橙色头发,依然是不近人情。但是孩童时代的John接受了他,欣然和她聊天,或许也是因为在家里被“排挤”的原因,他和River聊天的时候显得那么自然和活泼。而到了这里一切最初的线索被揭晓了。深蓝的天空下,River所看见的星星们就是她所认为的“灯塔” “成千上万的灯塔......镶嵌在遥远的天际” “他们让那光芒照耀着其他灯塔,也照耀着我” ...... "因为有一天......我会和他们中的一个成为朋友" 因此,灯塔也就是River自己,虽然绽放着自己的光芒,但却和别人相隔太远,以至于没有人能够理解她。这或许也是她自己病症的象征。而后来River之所以执着于Anya或许也是因为心里的寄托,对自我的寄托和对John的寄托,希望John能够回想起来这次月夜下的邂逅和那个如同星星和灯塔般遥远的女孩子。 而后来两人玩起了找兔子星座的游戏,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蓝色和黄色的纸兔子了。 困扰我整个游戏的兔子算是解决了,作者在最开始设下的“恐怖”伏笔,确实如此浪漫故事,但是我知道这的时候已经晚了,John的故事已经到了尽头,这些兔子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而正如同John本人一样,哪怕最后回想起了这一切,那个陪伴他的River已经不在了...... 而最后两人分别的时候John送给了River那只奇怪的鸭嘴兽,那个陪伴了River一生的鸭嘴兽。而他们约来年再见也揭示了John最后的愿望的来源: 至此,倒叙的部分是完全结束了,研究人员也终于弄明白为什么John想要去月球了,那么下一步就是让他在梦里有去月球的动力。但这一部分我还是觉得是我逻辑出问题了吗?Eva想通过挽救Joey被撞死的历史,让John的记忆不受到影响,因此依然记得和River的约定。然后通过移除River让他有去月球的动力。但是Neil认为现实中的John想去月球的原因是因为River死了,所以移除River是是对John的伤害,完全没有必要。 这就很困惑了,John是冥冥之中有这个愿望而非因为River才有了去月球的愿望。所以即使是在梦里保留River也无法达成他去月球的愿望,除非是保留他们相遇的记忆。 但是另外一点我认为作者想传达的是两种认知的碰撞。Eva认为完成这份合约才是最重要的,客户本人理解了记忆会被改变,也想有一个完美的记忆,才会同意这样的“手术”。 而Neil,不知道是不是有过相同的经历,才展现出一种认可记忆对人格影响的状态。也就是说Neil认为删除River也就等于否认River的存在,否认John存在的价值和他这个愿望的价值。愿望由River而生,如果没有了这个“动力”或者“原因"John本人还算做他本人吗? Philosophical part 哲学部分 我本来想好好讨这个问题的,但后来和同学老师讨论之后认为各种观点没有对错之分,这一部分将放在文章的最后简略阐述。 “他只会有一个兄弟” “他总能找到另一个River,Neil” 这是Eva在执行“移除”River命令之后对Neil所说的话。这之间,作者终于换了一种游戏玩法,就是横板打僵尸......(在Eva想要拖住Neil的时候)各个部分的John和River乱入穿插其中来展现记忆重组和混乱。 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自己都知道游戏玩法太过单一而加了一些元素进去。但是整个这一部分的气氛营造和感觉和前面部分脱节了。虽然让人感到节奏加快,但是这种“噩梦”的效果我觉得并没有必要强行加入。而且你们在人家的记忆里乱加入和改写真的好吗?笑。 当然Eva成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然后我们看到了正叙的没有River的世界:没有告白、电影、灯塔,没有马术,没有被困惑的John和“吓人”的兔子和鸭嘴兽。John的世界有了出色的兄弟,但是总是少了什么,曾经那么重要的River就这样消失了?但答案是否定的。John因为记得和River的约定所以决心考入NASA成为一名宇航员,而就在这里他再度遇见了River。Eva说她当初移除River时相信John深处的潜意识会让他再一次找到River。或许这就是爱情的胜利。River,并不知道是他理想中的River还是那个真正困扰和爱着他的River,再一次和John相爱了。而《For River》这首曲子也变成了《To the Moon》。最后在John意识稀薄之际,他牵着River的手,一起坐上了去月球的飞船。愿望终将达成,John就怀着美好的梦境和“记忆”离开了人世。 确实是让人泪下的叙事方式和美好的结局。玩完整个游戏以后才发现其实这个剧情是很正常的。儿时的约定因为世故失忆而不能达成。再度相爱的两人却相隔千里,最后含着遗憾离开人世。但是《去月球》的巧妙之处就在于类似倒叙的叙事方法了,但是它是一小节一小节的向前推进。时间逆序的方法将重要的东西先展现出来:去月球的愿望,River,灯塔,兔子等等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再一步一步的揭示他们的小故事。这其中音乐的特效和研究人员时不时“我明白了”的对话让我这个不明白的人止不住的想继续探索。所以可以说我在剧情中从来没有觉得无聊过。而这最后一部分因为是高潮部分,所以作者干脆取消了很多探索的部分,直接让我们看剧情。——我觉得可以 :)。而River这个很神秘的人物的塑造也让探索多了几份同情和遗憾。我因为从来没玩过类似叙事方法的游戏,所以认为再剧情内容、节奏、叙事方式的处理上这个游戏是“神作”的范畴。 同时粗略的一想这种类似的手法可不可以用在小说、电影、绘画等其他的艺术种类上;会不会产生歧义,叙事不明白等等。 说实话在我的想象中会有一种强烈的不连贯感,感觉自己强行。虽然可以完整的讲述一个故事,但是在小说、电影这种长时间段连续的艺术中会产生思维断层的感觉?如果有类似的电影小说一定要膜拜一下。但是游戏的不同就在于我们在被动接受游戏的剧情和设定的同时也在主动的改变它,也就是说我们和游戏的距离感和互动感更近、更亲切。因为你不去探索和解密就无法继续推动。所以在连贯的叙述中加入了暂停点——探索的时间。这一部分时间我认为很好的促进了对剧情的理解和吸收。所以在玩的途中我从来没感觉到剧情混乱过或者有强烈的思维断层的感觉。互许这是游戏特有的能够达到的一种叙事方式。 但是说回来可能以后的文章会说,除了剧情和音乐,这个游戏的其他方面很难有加分的项目。而且正如同我纠结哲学问题一样,《去月球》的最终落脚点在爱情上。并不是说赞美爱情的游戏或者任何小说、电影不好。诚然这部游戏用四个小时讲述了一段催人泪下,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但是它在其他思想方面却没有给出最终的引导或者答案。关于自我存在和自我认知包括记忆、identity、reasoning等等的问题它尝试去提到,尝试去暗示我们思考,但是除了暗示,连一点自己的理解和认知都没有说,甚至很多人都注意不到这个背景下的暗示。我想如果在剧情上能够揉进更多的分支,比如说我认为最后Neil的选择会是不改变John的记忆,如果我们选择了这条线,剧情结尾意义就会完全不一样了。而我更愿意在体会爱情的同时去想想更多的引导自我思考的东西。 ——最后一部分都有彩蛋了好吗!《黑客帝国》的墨菲斯都出现当彩蛋了好吗,这么明显的一个Cartesian,关于梦境和现实的思考,为什么作者在最后还是落脚在了梦境,气死在街上。包括最后Neil嗑药和闪红光的暗示(之有进入别人记忆的人才看得到)。也就是说可能是梦中梦。哇这就很精彩了,但是没有后续了。如果《去月球》这个系列将会有很多部,那我很期待作者后面能够面对这些伦理和哲学的问题。 码了不知道多少字。音乐在part1的部分有简略叙述,人物我认为在这一部分没有太多的值得加入的部分了,大概就是被感动的不能自己了。 心得完结撒花*★,°*:.☆( ̄▽ ̄)/$:*.°★* 。当然很感谢《To the Moon》给了我一次全新的剧情游戏体验,爱情的体验和哲学的体验。最后附上一些自己哲学的思考吧。(最开始玩完的时候感觉说都说不完......) Technology that can create artificial memories.They offer this as a "wish-fulfillment" service to people on their death beds. Since these artificial… Continue reading To the Moon Part 4

To the moon part 3

累计时长:2hr 沉迷玩游戏而不想写评论系列;上一章有几十的阅读量好开心;沉迷printmaking (上一章的感想写的很没有逻辑,这一次尽量让自己按着倒叙的顺序来。) 这一次从婚礼结尾开始,一上来就解释了为什么会有死兔子的原因——在婚礼上被卡车撞死也是很让人毛骨悚然,所以River才会对兔子有如此大的执念,这里其实也回应了游戏开头的死松鼠,然后会继续是一个伏笔。作者真的在动物尸体上下功夫呢,微笑。估计后面John也被兔子折磨得很惨。 下一个小节让人非常的开心,从BGM到人物都很开心。John和River在马术场/农场骑马,(让我们红尘做伴活的潇潇洒洒),从婚礼到这一阶段气氛较为缓和。BGM也很愉快——其实我真的被有些场景莫名阴森的BGM吓得不轻,这怕不是个治郁游戏哦。 接着是马术之前的医院环节,在这里出现了滴答滴答的钟,鸭嘴兽......并且正如前面所说River的病症确定的太晚,不过马术似乎是个不错的疗法。在这个阶段两人并没有确定伴侣关系。而男主竟然拒绝阅读关于River病症的书。 下一节时间穿梭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情侣电影厂,但是似乎男主被放鸽子了。所以为了配合他阴沉的心情,有必要把BGM弄得像密室逃脱一样吗?我一个人在寝室大晚上的简直不敢带耳机 🙂 到此基本上剧情的BGM都过了一次,我个人觉得除了这一首特别鬼屋氛围的其他都还蛮好。当然男主不会被放鸽子,只是在River奇妙的脑回路下她说我们坐在一间屋子里看电影就好了呀,哈哈哈哈真是可爱。然后学校部分的环节很轻松,正如同大家都经历过“中学时期混蛋”的过程,Nicolas如同美剧的混蛋少年一样建议Jonny去表白,Jonny各种小小怂。而灯塔再一次在这里出现——River读的书是关于灯塔的,真的让人琢磨不透。后来让人内心一紧或者说是有点失望的是John说他喜欢River并不是因为她本身而是她拥有的东西,因为他并不想成为芸芸众生的一员。 虽说是高中时期年少无知,但是我也在回想剧情里面并没有点出John在何时对River的感情产生了变化,或者说他现在的言辞只是开玩笑而已。(然而他的朋友和BGM让我不这样想)所以后来他坦白River这件事情以后River就开始疯狂的折纸兔子(当然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倒也谢谢研究人员的提醒不然早就忘了这个关系了。由此可见有可能River内心受到这个坦白的影响很大。因为她在中学时因为病症的原因一直是一个人,唯有一个奇怪的鸭嘴兽陪着他,所以John很有可能是第一个主动接触她的人,哪怕是后期有更多的人在接触River,John在她生命里可谓是最为重要和亲密的一人了。所以即使是多年后的坦白也无法弥补内心的伤痕。仿佛John在告诉River你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场表演,你只是我人身舞台剧中的一员而已。但我也相信John后面是真的爱着River的,只是剧情并没有点明这个细微的转变。 后面琐碎的一小段青少年时期的剧情以后,研究人员被卡在了儿童时期的记忆前,哇这个画面我忘记截图了,但是秘制像版画以及世界末日的既视感。吓得我摘掉了耳机 (白眼)。但是他们决定没有问题并开始从后向前传输“去月球”的愿望。 ——但是他们失败了 无论在哪个时期刺激John的记忆,他最终的意识都没有“去月球”的愿望。这个刺激的过程也很有趣,我觉得没有Eva 和Neil的二人转这个游戏就真的很治郁很骇人了。我很抱歉已经忘记了这个愿望到底是River的还是John的了。在重新写Part1时我可能会着重的再分析分析。然后到了我觉的是这一章重点的时候了。也很难的作者能够给我传达这样一种想法,这一节也是为什么我说“我是否真实存在过的原因”。 在研究人员确定愿望是否达成的时候John的“意识”和研究人员有这样一段对话: “至于您不过是用来代替Jonny的一个程序” “这台机器将构建您的新人生” “那就是真正的我吗” 不得不说这段话让我再次考虑起了“存在”“灵魂”和“梦境”有联系的哲学问题。可以说整个机器的作用就是在潜意识的改变着Jonny,在睡梦中改变着他。Eva和Neil的行为仿佛就是在挑战我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生活里。过往的一切都是John的现实生活,但是它们却在John的睡梦中被窥探,被改变。笛卡尔在《沉思录》里面的极端skepticism:假设我现在在做梦,世间一切事物,梦外面的一切可感知的事物都不存在;有一个邪恶的魔鬼会一直欺骗我,所以我们现实生活中所感知到的一切是真实的吗。我们到底是醒着的还是睡者的。类似的想法在庄周梦蝶和《黑客帝国中》都有体现。不得不说《去月球》也带有一点这样的哲学思想在里面:John经历过的一切是他的现实生活,但当它们全部被改写,人生被机器改写,那么他还算醒过的人吗?而让我更害怕的是笛卡尔在探索现实世界是否存在的时候找到了他的第一条真理也就是“我思故我在”,“I am, I exist”(其实这个翻译不是很对)。也就是说无论在做什么都是“我”在思考,在休息,在阅读,“我”始终贯穿其中,哪怕所有的感知的事物都可以被否决,但“我”不能被否决,因此“我”存在。但在这里,John的“我”又是什么,“我”在这里的体现形式我认为就是那个替代程序,他是John意识的体现也就是当他说“我”怎么怎么样时的意识体现。但那时在这里却被研究人员否决了,否决了“我”的存在,John也就不曾存在过这个世界。 另外一点就是关于灵魂的说法了。哲学家们对灵魂的探讨从未停止过,而我也记不到了 :)所以谈谈我的想法吧。灵魂在某种意义上被认为的脱离于身体存在的一部分,身体可以消失但灵魂不会。同时我感觉灵魂就像是决定一个人是谁的本质,可能和古埃及的“ka”很相似。古埃及人认为人死后的生命之力“life force”会回到身体重生,所以他们才会有木乃伊技术或者death mask去保存和标明执法者的身体、身份。而灵魂很重要的一部分我觉得是思维或者自我意识。当自我意识被改变的时候我还是我吗?若存在转世重生,大家在重生文里看到的都是上一世的自己所留下来的自我意识和思维,不然也就不存在说这个是“我”,上一世的“我”这种说法了。但是在游戏里面(卧槽啊)John的思维被篡改了啊,记忆被篡改了啊(好吧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应该讨论记忆),这个John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吗?虽然是自愿被修改人身但是这样的做法无疑否定了自己的存在,我所有认为发生的一切都是不曾发生的,我所看到的一切只是虚晃的梦境,我所爱的一切只是个假象而已。所以当John选择去这样实现自己的愿望/River的愿望时,他已经失去了自己/River。我想这也是River不愿意看见的。她会不会曾经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潜意识的在影响John,这也是为什么研究人员说有可能使River影响了这次“治疗”。 到月球去对于John来说是个不可实现的梦想,但是用失去自我、否定自我的方式来达到这个愿望是真的值得的吗? 而最后的答案将会在童年时期揭晓。到底是为什么John小时候会服用大量没必要对记忆产生影响的药剂?River所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John在试验后是否存在的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啊!哇停在最火一个小结来写感想真的和难受啊! Summary小结 剧情:剧情从青年到青少年跳了很大一截,也可以说到后期剧情越来越紧凑。我真的很不想停在马上揭晓谜底的地方啊!关于几条线索的故事和线索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了,而是故事本身很重要。这一节John的戏份明显很足,他在二人关系中做着主导的地位,当然这也和他想追求River有关系。可以说作者卖了一个很扣人心悬,人人都能预感的关子。其实剧情里面还有很多伏笔我觉得对人物解读会有影响。比如John的妈妈总是叫他Joey,他去世的爷爷的名字,而明显John步子换这个称呼。鸭嘴兽的作用和来源一直没有点明。还有最重要的River到底是什么病。总的来说剧情在一步一步的揭开各个线索的关系和故事,而且像这样将线索点名出来不得不说很清晰明了,也很能带动玩家向后探索。剧情和后面的人物一联系就可以发现回忆的虽然是John的记忆,但却是一段时间由River主导,一段时间由John主导。从提问者或者主动权就可以看出来。所以不得不称赞一下作者在剧情的流动上很流畅也很准确把握了节奏。引导的角色的交叉让剧情更加的有起伏波动,同时也可以更好的展示角色。 人物: John的角色形象很丰富更亲人。从马术场,中学的生活,家庭环境等等可以看出这其实是一个很平凡的人。而相比之下River就很不平凡了,这里就不赘述了。这一个时间段因为年龄的关系也无法说出John显著的性格特征,可能最让人费解的就是他最开始对River的态度,还有隐瞒小时候服药的事情了。或许可以说他是有城府的,或者说有着不愿意面对的童年阴影。(我又开始害怕了)总之John将是打开去月球之谜的钥匙了。 River在这一节都是间接出现,电影院,学校,医院等等更多的都是跟随John的步伐。很安静,有些无助但是也很坚强独立。 音乐: 不想说那个骇人的BGM了心累 美术: 我注意到了人物眼睛的移动很有趣。还有这个是RPG MAKER 的引擎我很佩服。(打call) 游戏模式和操作:没有新增的解密模式,说实话要不是看剧情好可能真的两个小时这样密集的重复的操作会很让人精疲力竭exhausted。这个也有可能是为什么我每次玩一个小时神经就不行了,虽然很想看剧情。无奈。不过操作在剧情游戏中不重要 🙂

To the Moon Part 2

结果远没有过程重要 累计时间:1:00 h 从壮年到成年的时间段,我在记忆里经历了病症,困惑,畏惧,理解;知道了爱恋的沟通,甜蜜,责任;知道了River.......今天晚上的旅程开始详细的接触到了River,Lzzy和Nicholas。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那只黄色的兔子还有“给我讲讲那只兔子”的莫名的深邃和压迫感。不知道John面对妻子的行为到底是认为病症的无可救药还是强迫自己去适应和掩饰。线索继续前一章重复着腌制橄榄,黄色的兔子,破旧的背包,Anya的笔记,童年的故事书。从模糊的他人对River的描述道通过线索慢慢接触,我感到这个角色的故事远不止病症这样简单。从研究人员的对话来看,他们似乎知道这个病的缘由和现象并说“我从来没见过女性患者”。然而游戏中就一次性出现了两个——Lzzy和River。我猜想这是自闭症吗?正如Lzzy所讲她们也都很渴望人际交往但她一切的一切却都是演出来的,想回头却早已被自己的假象舒服。然而River和她不同。不知道是River病症更严重,还是她本人确信自己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River一直给我很沉静的感觉,对生活,情感哪怕是John都不悲不喜,也难怪她说对结婚没有什么感觉(然后John说他多了一份责任感)。River唯一一次情绪的大波动就是当她听到John说他们要在Anya旁边建房子的时候“我们可以一直陪着她了”。“为什么她会被抛弃呢?”River问道。我想这灯塔到底寄托了她怎样的情感和臆想才让她如此的沉迷于此,仿佛生命只为Anya而发光。Anya,将人名寄托在灯塔上,难道这会是她孩子的臆想吗?结尾让我感到愉悦的是他们的婚礼,夜晚在灯塔上起舞,黄昏于灯塔下宣誓,一切的一切在记忆中都那么美好。也希望有那么一刻River是开心的。如果说回John我很佩服到底是怎样的情感和爱恋才让他一辈子痴情于River哪怕她重病在身。从死后完成遗嘱,到回忆中我发现他做得一切都是为了River,纸兔子,建造房子,叫灯塔Anya,向朋友寻求帮助,和River聊天、跳舞,结婚。这个角色的一切魅力和行为都围绕着River,若River消失、不存在那么John也将不存在。很希望知道故事的开始,但这也很残忍因为我已经知道了结果。 剧情:剧情开始变得紧凑,跨越时间段有长有短,比前面的铺垫更加顺畅和吸引。这一小段主要的剧情发生在兔子和灯塔。兔子联系了“似曾相识”的一幕,River开始折兔子的时间点和朋友间的对话,以及引出了River患病的情况。兔子部分更加偏向“真实”。灯塔部分更加侧重“理想”。灯塔取名字,River对灯塔被抛弃的感伤,一同建造房子还有美好的婚礼。灯塔部分的River没有那么的让人畏惧,反而让人觉的是个虽然敏感但是依然有爱的女孩子。因此John和River的关系在灯塔部分也更加和谐,River占据着很多主导,而不像兔子部分是John单方面的担忧或者朋友间关于病情的讨论。有趣的是纸兔子相比于灯塔应该是更加能让人产生幻想的(ideal)但他却将我们拉进了现实(real)。这种对比反差也时时刻刻让我更加渴望知道后续的剧情。 人物:哇太长了,感觉前面的感叹都说了 🙂 River:不明原因的病症,难以琢磨,深爱灯塔,不悲不喜 John:痴情妻子,坚韧,有责任感,不敏感,内心有畏惧? 研究人员:一唱一和的打趣让游戏氛围适当放松,有时候句子有点睛之笔的作用。在我们以研究人员的身份沉浸其中的时候也会跳出来让我们以第三人称或者上帝视角了解人物和他们的内心。酒保的一段很风趣。 音乐:同一首歌通过降调加入重音让曲子显得压抑让人害怕。 美术:这一节的亮点大概就是婚礼了,一个类像素的游戏终于在灯塔风景的时候不是像素了。 游戏操作和模式:没有太多值得评价的优点。解密和探索很简单也不是重点。不过在想万一揭秘太难了卡住没法退出?没有提示?线索搜集完以后也没有多余探索的空间所以自由度稍低。不过既然是在人家的记忆里面随便篡改也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