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he Moon Part 4

隔了如此久才决心动笔写这最后一个部分,希望能够从杂念里面还有对剧情的纠结中脱离出来,再来说说这部分内容(主要指剧情)是否能够将整个游戏提升到“神作”的范畴里面。我本人偏见很多,甚至再同学和时间的影响下产生了偏差,但希望这一部分能够客观的说说我的所见所想。


1

剧情:
最后一个部分在令人紧张的氛围下开始——由尸体气息引导的记忆——Joey,真正的Joey,John的孪生兄弟被他自己的妈妈撞死了。因此儿童时期的John才会服下抑制记忆的药物。而接下来我们才发现是Joey喜欢腌制的橄榄,喜欢读书,一切都优于John;而妈妈在巨大的悲痛,并且没有服用药物的情况下下才一直将John当成oey。“讽刺”的是John就这样在被一直当成Joey的活了一生,而他后来喜欢的竟然也是腌制的橄榄和读书。不知道是否是潜意识的影响,但这次冲击确实改变了他的人生,也包括后来他和River的关系。

时间向前回溯我们才知道妈妈一直偏爱着Joey,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John才会在过节的时候一个人跑向悬崖边,独自看星星。而这时候我们的女主River在顺叙时间线上第一次出现了,依然是显眼的橙色头发,依然是不近人情。但是孩童时代的John接受了他,欣然和她聊天,或许也是因为在家里被“排挤”的原因,他和River聊天的时候显得那么自然和活泼。而到了这里一切最初的线索被揭晓了。深蓝的天空下,River所看见的星星们就是她所认为的“灯塔”

“成千上万的灯塔……镶嵌在遥远的天际”

“他们让那光芒照耀着其他灯塔,也照耀着我”

……

“因为有一天……我会和他们中的一个成为朋友”

因此,灯塔也就是River自己,虽然绽放着自己的光芒,但却和别人相隔太远,以至于没有人能够理解她。这或许也是她自己病症的象征。而后来River之所以执着于Anya或许也是因为心里的寄托,对自我的寄托和对John的寄托,希望John能够回想起来这次月夜下的邂逅和那个如同星星和灯塔般遥远的女孩子。

而后来两人玩起了找兔子星座的游戏,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蓝色和黄色的纸兔子了。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困扰我整个游戏的兔子算是解决了,作者在最开始设下的“恐怖”伏笔,确实如此浪漫故事,但是我知道这的时候已经晚了,John的故事已经到了尽头,这些兔子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而正如同John本人一样,哪怕最后回想起了这一切,那个陪伴他的River已经不在了……

而最后两人分别的时候John送给了River那只奇怪的鸭嘴兽,那个陪伴了River一生的鸭嘴兽。而他们约来年再见也揭示了John最后的愿望的来源:

911

至此,倒叙的部分是完全结束了,研究人员也终于弄明白为什么John想要去月球了,那么下一步就是让他在梦里有去月球的动力。但这一部分我还是觉得是我逻辑出问题了吗?Eva想通过挽救Joey被撞死的历史,让John的记忆不受到影响,因此依然记得和River的约定。然后通过移除River让他有去月球的动力。但是Neil认为现实中的John想去月球的原因是因为River死了,所以移除River是是对John的伤害,完全没有必要。 这就很困惑了,John是冥冥之中有这个愿望而非因为River才有了去月球的愿望。所以即使是在梦里保留River也无法达成他去月球的愿望,除非是保留他们相遇的记忆。

但是另外一点我认为作者想传达的是两种认知的碰撞。Eva认为完成这份合约才是最重要的,客户本人理解了记忆会被改变,也想有一个完美的记忆,才会同意这样的“手术”。 而Neil,不知道是不是有过相同的经历,才展现出一种认可记忆对人格影响的状态。也就是说Neil认为删除River也就等于否认River的存在,否认John存在的价值和他这个愿望的价值。愿望由River而生,如果没有了这个“动力”或者“原因”John本人还算做他本人吗?


Philosophical part 哲学部分

我本来想好好讨这个问题的,但后来和同学老师讨论之后认为各种观点没有对错之分,这一部分将放在文章的最后简略阐述。


“他只会有一个兄弟”

“他总能找到另一个River,Neil”

这是Eva在执行“移除”River命令之后对Neil所说的话。这之间,作者终于换了一种游戏玩法,就是横板打僵尸……(在Eva想要拖住Neil的时候)各个部分的John和River乱入穿插其中来展现记忆重组和混乱。 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自己都知道游戏玩法太过单一而加了一些元素进去。但是整个这一部分的气氛营造和感觉和前面部分脱节了。虽然让人感到节奏加快,但是这种“噩梦”的效果我觉得并没有必要强行加入。而且你们在人家的记忆里乱加入和改写真的好吗?笑。

当然Eva成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然后我们看到了正叙的没有River的世界:没有告白、电影、灯塔,没有马术,没有被困惑的John和“吓人”的兔子和鸭嘴兽。John的世界有了出色的兄弟,但是总是少了什么,曾经那么重要的River就这样消失了?但答案是否定的。John因为记得和River的约定所以决心考入NASA成为一名宇航员,而就在这里他再度遇见了River。Eva说她当初移除River时相信John深处的潜意识会让他再一次找到River。或许这就是爱情的胜利。River,并不知道是他理想中的River还是那个真正困扰和爱着他的River,再一次和John相爱了。而《For River》这首曲子也变成了《To the Moon》。最后在John意识稀薄之际,他牵着River的手,一起坐上了去月球的飞船。愿望终将达成,John就怀着美好的梦境和“记忆”离开了人世。


确实是让人泪下的叙事方式和美好的结局。玩完整个游戏以后才发现其实这个剧情是很正常的。儿时的约定因为世故失忆而不能达成。再度相爱的两人却相隔千里,最后含着遗憾离开人世。但是《去月球》的巧妙之处就在于类似倒叙的叙事方法了,但是它是一小节一小节的向前推进。时间逆序的方法将重要的东西先展现出来:去月球的愿望,River,灯塔,兔子等等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再一步一步的揭示他们的小故事。这其中音乐的特效和研究人员时不时“我明白了”的对话让我这个不明白的人止不住的想继续探索。所以可以说我在剧情中从来没有觉得无聊过。而这最后一部分因为是高潮部分,所以作者干脆取消了很多探索的部分,直接让我们看剧情。——我觉得可以 :)。而River这个很神秘的人物的塑造也让探索多了几份同情和遗憾。我因为从来没玩过类似叙事方法的游戏,所以认为再剧情内容、节奏、叙事方式的处理上这个游戏是“神作”的范畴。

同时粗略的一想这种类似的手法可不可以用在小说、电影、绘画等其他的艺术种类上;会不会产生歧义,叙事不明白等等。 说实话在我的想象中会有一种强烈的不连贯感,感觉自己强行。虽然可以完整的讲述一个故事,但是在小说、电影这种长时间段连续的艺术中会产生思维断层的感觉?如果有类似的电影小说一定要膜拜一下。但是游戏的不同就在于我们在被动接受游戏的剧情和设定的同时也在主动的改变它,也就是说我们和游戏的距离感和互动感更近、更亲切。因为你不去探索和解密就无法继续推动。所以在连贯的叙述中加入了暂停点——探索的时间。这一部分时间我认为很好的促进了对剧情的理解和吸收。所以在玩的途中我从来没感觉到剧情混乱过或者有强烈的思维断层的感觉。互许这是游戏特有的能够达到的一种叙事方式。

但是说回来可能以后的文章会说,除了剧情和音乐,这个游戏的其他方面很难有加分的项目。而且正如同我纠结哲学问题一样,《去月球》的最终落脚点在爱情上。并不是说赞美爱情的游戏或者任何小说、电影不好。诚然这部游戏用四个小时讲述了一段催人泪下,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但是它在其他思想方面却没有给出最终的引导或者答案。关于自我存在和自我认知包括记忆、identity、reasoning等等的问题它尝试去提到,尝试去暗示我们思考,但是除了暗示,连一点自己的理解和认知都没有说,甚至很多人都注意不到这个背景下的暗示。我想如果在剧情上能够揉进更多的分支,比如说我认为最后Neil的选择会是不改变John的记忆,如果我们选择了这条线,剧情结尾意义就会完全不一样了。而我更愿意在体会爱情的同时去想想更多的引导自我思考的东西。

——最后一部分都有彩蛋了好吗!《黑客帝国》的墨菲斯都出现当彩蛋了好吗,这么明显的一个Cartesian,关于梦境和现实的思考,为什么作者在最后还是落脚在了梦境,气死在街上。包括最后Neil嗑药和闪红光的暗示(之有进入别人记忆的人才看得到)。也就是说可能是梦中梦。哇这就很精彩了,但是没有后续了。如果《去月球》这个系列将会有很多部,那我很期待作者后面能够面对这些伦理和哲学的问题。


码了不知道多少字。音乐在part1的部分有简略叙述,人物我认为在这一部分没有太多的值得加入的部分了,大概就是被感动的不能自己了。

心得完结撒花*★,°*:.☆( ̄▽ ̄)/$:*.°★* 。当然很感谢《To the Moon》给了我一次全新的剧情游戏体验,爱情的体验和哲学的体验。最后附上一些自己哲学的思考吧。(最开始玩完的时候感觉说都说不完……)


Technology that can create artificial memories.They offer this as a “wish-fulfillment” service to people on their death beds. Since these artificial memories conflict with the patient’s real memories, the procedure is only legal to do on people without much time left to live.

He wants to go to the moon, although he doesn’t know why

his largely unhappy marriage to his childhood sweetheart, River

“regroup on the moon”.

beta blockers to induce memory loss

 

He later happened to meet her again, and eventually marry her, and River only realized later on that he had forgot their meeting at the carnival. (Johnny confessed that he approached her in school because she was different, and revealed that he thought that was their first meeting)

 

Asperger syndrome

 

River, diagnosed as an adult with Asperger syndrome (although never directly stated, the game references TonyAttwood, who wrote numerous books about Aspergers), did not tell Johnny directly about their first meeting; instead, she tried to indirectly jostle his memories by cutting her hair and crafting paper bunnies, including a dual-colored one representing the constellation they made up during their first encounter, combined with the blue-and-yellow dress she wore on their wedding.River was unable to make Johnny remember before she died, and Johnny was left with lingering guilt and an inexplicable desire to go to the Moon.

 

我和我同学还有哲学老师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结局是不完美的。正如我在上一章里面提到过当Jonny的全部记忆被改变的时候他还是他吗?这里的问题就在于

1.区分记忆和思考对人的定义:是当你的记忆被完全改变时你还是你吗你的记忆会“定义”你自己还有你的思维方式吗?还是说当你的思维方式是一样的时候你是你吗?

我认为当Jonny在人生最后的的时候被改写全部的记忆的时候,他认为“现实”中一切发生的都发生在他梦里,而现实中真实发生的事是不存在的。(但是其他人知道,所以这样也算是被记住或者存在过吗?)

2.而另外一个重点是,Jonny冥冥之中去月球的愿望是针对于现实中的River,是那个他再一次爱上而又不知道如何去爱的River。那个怀着悔恨的自己才是对River有过真正的爱意和歉意地自己,哪怕这段人身经历令人遗憾。而River,那个害羞,恼羞成怒,试图去挽回,笨拙去爱而又从来不知道真相的River才是值得John去珍惜的那个人。

当他的记忆全部被改变的时候,River只是他潜意识里一个美好的替代品,那个“她”在结局里甚至都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异常。所以真的River被忘记被抛弃了,这个由两人许下的愿望将从来无法被实现了。主人翁被改变,愿望还能被称为原来的愿望吗?所以在John否定自己的人生的时候也否定了River。

3.曲子的名字从For River变为了Tothe Moon大概也是另外一种美好吧。从一个人到两个人的宿命。

4.但是我并不知道所谓“正确”,哲学正确的结局是什么。其实这种让人在临终时体验另外一个人生的科技是否存在否定“自我”的概念。这也会是为什么这个公司不能在人还年轻的时候去做这样一种工作,也就是说这个设定的前提就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记忆对人的定义的影响,记忆会影响“我”是否是我。

5,举个例子,如果你现在拥有一份“完美”的记忆,正如被改写John的记忆一样,而隔壁老王拥有你至今的记忆却失去了自己的记忆,你认为到底哪个人是你?再如果说如果有一个你的完全copy,从外形到记忆到思维模式(当然这个不好定义)完全一样,而你们当中只有一个能活下来,你认为那个“你”还是”你”吗?

6,要定义到底什么决定了一个人实在是无法解决的问题

 

一位同学给说说了另一种看法,这里不存在对错,只存在思考方式。他说如果是从科学的角度看——维度空间的角度去看,那么John被改写记忆是一个必然发生在这个维度空间的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或者说这个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瞬间,而不影响他的整个人生。我听说过这个学说但是因为我们的知识实在是有限,这里只是提出这个大概的看法而做不到深入的讨论。

2.这个公司的任务就是去帮助客人们满足他们的美梦和愿望,从本质上来讲(purpose)他们已经完成了这个使命,无论是最后在记忆里面救下了Joey,让去月球的愿望达成,还有再度遇见River,这的确是一个感人的结局因此对于当事人的自我来说无可厚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