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弗吉尼刮龙卷风的时候,我知道我剩给UT的时间不多了

链接:http://www.lofter.com/lpost/1de94501_12a67f63e

我在暑假期间一个人住在老师家画画的时候,

那么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

早上,中午,晚上,

没有人的声音。

我盲目的打开直播,打开游戏,突然发现,

我甚至连游戏都没有兴趣了。


UT是在7月份左右完成的,我近乎以一种逃避的方式用游戏去麻痹自己,我发现如果我不去玩游戏,这个夜晚该有多长,我到底还得等几个小时才能睡觉。其实玩游戏的心态和生活的心态或者说玩游戏的自己和生活的自己完全被撕裂开了。我能够在测评里面保持清醒保持快乐,但是请你一定记住,我再也不想把游戏当作精神毒品了。

弗吉尼亚今天再飓风之后又刮起了龙卷风。但是我一点都不害怕,甚至冷静的出奇。在你小小的shelter里面,再大的风雨都伤不了你半毫。自然已经不再让你畏惧,能让你畏惧的是人心。我突然想到如果又是我一个人在那栋房子,我该怎么在精神上活下来。这篇文章可能更多的是对于我自己游戏心里的反思和感慨,如果废话很多请见谅。


2018/7/21

好了,我又在飞机上睡不着然后来码字,大概是看了《我的英雄学院》然后又想家结果越来越兴奋。

UT是我在暑假一个人做fellowship的时候玩的。

通关时间:15h,两个周目

很可惜,我还是看了些攻略和视频才玩的真结局,希望大家不要提前看结局然后才去玩好吗!忠告。

UT带给我的改变可能超出了普通游戏的影响,它和《恶魔人Crybaby》一样,在我完成的时候给了我巨大的精神冲击和改变,作者的引导让我最后拷问自己物种之间,人类之间为什么不能互相理解,哪怕尝试去“饶恕”也是值得赞扬的事情。那么就从最开始说起,这里面会涉及剧透以及个人的感受,总的来说不是一篇客观有序的游戏分析。

1

我在大晚上进入了游戏。游戏背景是人类打败恶魔以后将恶魔赶入地底世界。而主角一天不小心掉了进去。

一开始小花的音乐相信有很多人记忆犹新,而且新手引导很符合传统RPG的模式。然后我就“天真”的相信了Flowy的话:”L是什么?当然是Love啦”,我需要去触碰白色的颗粒来获得Love。然后音乐一转,我真的是一瞬间神经紧绷,后背一凉

Toby Fox一上来就打破了传统游戏玩家对于新手引导的信任,加上我又胆小,这个鬼畜的脸包围吓得不轻,这对于我来说是彻彻底底的粉碎性的打破。所以当Toriel,也就是大家俗称的”羊妈“出现的时候,我的本能反应是这个人物不值得信任,我必须随时保持警惕!就仿佛我就是那个掉入地底的孩子。

而我觉得作者厉害的一点就在于他真的很会把控、调动玩家的警惕心理。羊妈就像母亲一样保护着“我”,告诉我每一个机关的解法。她都是对的,诚恳得不能再诚恳,但是我却在房间里卖弄来来回回转悠,去寻找所谓的“正确”开关,生怕这个角色像小花一样再骗我一次。这种不信任感在第一章一个巨长的长廊达到了顶点。羊妈说:“你需要自己通过这一段长廊让我看看你的独立性,而我会在长廊尽头等你”。我不夸张的说,这段长廊没有任何BGM,氛围异常诡异,好像下一秒就有人要出来把你拽向地狱。单纯按着右键可能需要将近一分钟才能走完。我一路上在观察墙上的装饰,在试探着往回走,作者完完全全将我的怀疑心态带到了顶点。游戏设计者常说不要有一大段很长的路让玩家去走,因为这样会非常无聊。但是不得不说Toby Fox可能恰恰利用了玩家不习惯长段并且单调走路的心里来让玩家自己产生怀疑、警惕、或者是害怕的心理。我觉得这是我能够产生认知改变的一个重要前提。

在经历了小花的惊悚和长廊,再加上怪物地底世界,我整个人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不信任和自保的心理。并且对于习惯传统RPG的玩家来说,怪物的设定就是让玩家去击杀、战胜获得经验值然后变强,最后才能打败Boss或者逃出洞窟。因此即使羊妈告诉/暗示我可以饶恕怪物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一定的杀戮——因为杀戮相比饶恕实在是太简单了。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UT的核心玩法了。战斗是弹幕式的躲避战,不同个性的敌人有不同的攻击方式。攻击选项在前期基本上是一刀或者两刀秒杀,获得丰富的exp和金钱,以及提升Lv。而饶恕选项是需要根据敌人的情报和个性的行动来最初相对应的回应,当达到要求/好感的时候也就可以通过不杀害的方式赢得战斗。饶恕完全不糊获得经验,也就是说Lv和血量不会上升(后期难度会更大),但是会获得金钱(可以用于买补给品)。

当我一路探险终于到了羊妈的家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精神污染的配色真的太诡异了,这一看就有蹊跷。所以即使这位妈妈给我了好吃的派,想把我留在身边,我还是坚定我要出去的想法,因为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对我好,这一定有阴谋。

那个人…Asgore…会杀了你。

这是羊妈的警告,是啊,对于一个想逃出去的人,ASGORO应该是多么恐怖的Boss一般的存在。我在手残的操作下到了残血,但是羊妈突然放水了,接着我毫不犹豫的选择杀死了她……

我以为我战胜了一个恶魔(因为山羊头在基督教中也有魔鬼的含义),粉碎了一个阴谋。但是什么意外也没有发生……走出Ruins的一瞬间我才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她好像不是所谓的“坏人”。她似乎从头到尾是发自真心的在保护我,像一个再次见到孩子而兴奋的母亲。羊妈的所作所为在我看来只是为了掩饰一场阴谋的作秀,我好像一直在提防那个转折,等她像小花一样撕破脸皮,而那时我就可以为自己的警惕和机敏骄傲,因为我没有陷入这个骗局。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一切的好意因为我神经质的紧张和怀疑被埋葬在了尸体下。

Toby在这一瞬间让我产生了动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无论从逻辑上还是感情上,羊妈至始至终都展现的好意,那么我为什么不信任她?就是因为小花吗?还是因为我们已经太习惯于等一个反转,一切的善意只是丑陋的面具?

这一刻我才反思,影视作品、游戏作品甚至社会新闻充斥着大量的虚假和不信任。反派被洗白,好人变成最终Boss,而我,甚至在游戏里也不敢信任一个全心全意对我好的人。Toby通过小花和人物的象征意义进行了这次引导,糅合传统RPG的游戏概念,在第一章就强有力的展现了游戏的主旨之一——信任。如果我是信任羊妈的人,相信她“饶恕”的做法,去相信那些怪物,去报以善心,可能悲剧就不会发生。我想很多人在第一次不看攻略的情况下可能都会杀掉羊妈,而失去之后才知道自己自以为是聪明是有多么愚蠢。因此在第一章以后,哪怕心里还有有点拿捏不定,我开始强迫自己去相信后面的人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